您的位置 首页 求助专栏

贾西津:行业自律有两个方向 一是导向合规 一是导向善公益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中国社会组织需要适应哪些新的政策法律环境,如何应对?12月19日,第二届中国公益行业法律合规发展论坛(暨第八届复恩法律论坛)举办,主题聚焦“公益行业法律基础设施建设”。来自法律、公益、学术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当下中国社会组织所面临的政策法律环境方面的挑战,以及今年在抗疫实践中所得到的启示。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公益慈善研究院副教授贾西津在“中国慈善组织的行业自律与团体标准”讨论环节谈到,行业自律包含两种不同的方向,一是在合规之前导向合规,这是守护作用,二是导向善公益,“并不是说我只要不违法就可以了。你不违法你要干什么呢?你要实现你的目标,要能够去做到你的公益宗旨,才是慈善组织存在的目的所在。”

贾西津:行业自律有两个方向 一是导向合规 一是导向善公益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公益慈善研究院副教授贾西津

以下为贾西津发言实录:

贾西津:慈联会张秘书长讲的时候说合规是很简单的。为什么呢?是因为合规是一个基础底线,合规本身指社会组织运作要符合法律法规,而这种法律法规是强制性的,是明确的,所以你应该这样做,你就必须达到,达不到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行业自律和团体定位标准是什么,我们发现行业自律导向不仅仅是合规。合规与行业自律二者关联,但是不划等号。合规要符合以法律为依据,达到就是达到,没达到就是没达到。行业自律包含两种不同方向,行业自律里面其实有一个方向:在合规之前导向于合规,不要让社会组织运作到非法,被惩处,在此之前行业标准和规范,防止导向不合规。这个作用我会概括为指错,在合规之前再设一个门槛,这是守护的作用。

行业自律和行业标准有第二个方向,这个方向是导向与善公益,并不是说我只要不违法就可以了。你不违法你要干什么呢?你要实现你的目标,要能够去做到你的公益宗旨,才是慈善组织存在的目的所在。不犯法是底线,但不够,要善公益。非常关键这里面要有公式还有行业内的经验自己的案例。共同体之内大家有共同认知价值,有一些可以分享经验可以普遍适用共同遵循的。虽然法律没有要求,但是我们愿意这样实行,包括规避道德性的风险。

这两个层次跟叶女士讲到的公益筹款伦理里面三个防线直接相关,叶女士提到以筹款伦理为例,原则普遍适用,比如说我们包括有合规性,有职业伦理还有更高的标准,三个层次,合规性就是张秘书长所说的那个,很简单,这是一个基础,必须做到的法律强制性,这是一个底线。后两者其实只是把这种善公益做了更多细化,还有一些职业伦理没有不违法,但是我们有某些道德风险,不这样做到你很可能会滑向于不合规的方向,这时候就有职业更高的标准,介于合规和上公益之间。

总体我会认为职业伦理和好标准都是属于善公益这个层次。这里面想举一个例子,比如说造假,显然属于你在合规层次,没有达标是错的。筹款人的比例提成可以是职业伦理,法律没有说你不能做比例提成,你不违法,如果都做比例提成就非常容导向于,大家为了钱忽略公益宗旨底线。职业伦理而言大家会共识说,筹款人不拿比例提成,拿比例提成的筹款人在这个行业中就很难立足。这样大家对自己做一个自我保护,比法律更高符合伦理的一个原则。

更高标准比如有尊严的公益,面对受益人的时候,是以一个共同的尊严人,你会保护他们的隐私,以受益人为导向,甚至说包括你给孩子的时候可能要放低姿态,要考虑孩子的心理和成长。你会让他匿名,不让他知道捐赠人知道是谁等等,这些高标准为了是怎么更好实现宗旨。

对应到三防线,法律责任对应合规性是底线,一定不能太高,但是是必须强制性的,在此之前行业会有一些伦理性的责任,有些共识地这就是我们说的生态,好生态不好生态。机构责任是理事会要负责的。

这三个层次中间又涉及到行业组织或者是以及行业自律和标准的定位。一方面合规和政府合规之前起保障作用,另一个朝向,导向与发现组织更好创新。这其实是两项作用,一项守住底线,再有是行业发展,行业自律和发展是两个方向。这两个方向中把这两个方向区分是非常重要的,混淆就会出问题。

反过来合规性都不能成为共识,不合规成为普遍,也损害行业的发展。行业自律两个层次都有,明确区分知道哪些合规,哪些善公益,这些区分很重要。最后一句提到信息公开有法律要求又有伦理更高要求,保值增值多利益相关方属于善公益的要求。二者之间职业伦理标准中一方面不断强化让法律体系变得更合理,另一方面让我们慈善组织的实践变得更加合宗旨。

筹款是什么,筹款是以慈善为目的创造收入的行为,最后要以慈善为目的,既不要偏离同时还要有发展。

热门文章